海南企划行业交流平台:一财:谁是中国的底特律?

  随着各大汽车品牌在各大城市掘土耕耘,一波接着一波的工厂投建,“谁能成为中国底特律?”这样的命题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提及。即便是2013年美国底特律因负债180亿美元而申请破产保护,让那些争相想成为“中国底特律”的城市染上了一层尴尬,也无法阻止这一称号所带来的产业激进。

  那些在中国车市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撑起了车企百万产销规模的产能落脚之城,都希望在前缀上挂一个“中国底特律”的帽子,帽子里装的是荣耀和满足,如同中国的“华尔街”,中国的“比尔盖茨”一样,满是荣耀。

2013年,时任重庆市市长的黄奇帆在论坛上曾公开表示,“2015年重庆将会成为中国的底特律”,此言论一出在业内激起千层浪,《重庆市汽车工业三年振兴规划》里曾明确表示,2015年重庆整车产能将达到480万辆,如若顺利达成,重庆成为中国底特律不无可能,不过至今,零部件工厂以“一个月一个新工厂”频率的重庆,也没能让“谁是中国底特律”成为一个有答案的命题。

  2013年,时任重庆市市长的黄奇帆在论坛上曾公开表示,“2015年重庆将会成为中国的底特律”,此言论一出在业内激起千层浪,《重庆市汽车工业三年振兴规划》里曾明确表示,2015年重庆整车产能将达到480万辆,如若顺利达成,重庆成为中国底特律不无可能,不过至今,零部件工厂以“一个月一个新工厂”频率的重庆,也没能让“谁是中国底特律”成为一个有答案的命题。

  然而,想成为“中国底特律”的何止一个重庆市,而且“中国底特律”的美梦也不是从重庆开始的。无独有偶,西安高陵县县长也曾放过豪言,要把高陵县打造成为“中国底特律”。豪言还在耳际,美国底特律已经从鼎盛走向没落,时至今日,美国车市复苏的繁荣已经不再属于底特律。

  但是这并不影响“中国底特律”梦想的发酵。在2009年中国车市经过井喷,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的时候,“中国底特律”的梦想就开始进一步发酵,长春、上海、广州、宁波、重庆等城市都曾抒发过,或者说幻想过成为“中国底特律”,而一汽、上汽、长安各大集团纷纷铆足了劲进行新一轮的“军备赛”,各处圈地产能扩张,希望成为“中国底特律”的创造者和参与者。

  作为中国汽车产业的老牌基地,吉利长春,一汽的故乡,或许是被业内看作最接近“底特律”的城市,汽车几乎成为这座充满着北方味道的城市唯一的名片,这里曾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个汽车制造厂和第一辆汽车,被赞誉为中国汽车产业的摇篮,至今繁荣50多年,像极了美国底特律的中国样本——“过度依赖汽车产业”,在长春的GDP增长里,汽车作为第二产业对长春的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了六成,而且还有继续增高之势,根据规划“十三五”目标产能达到200万辆,零部件厂家总数超500家。

  换句话说,这座城市因为汽车而繁荣,也可能因为汽车产业而衰落,如同美国三大汽车巨头以超过七成的产业份额撑起了底特律的辉煌,却也没能拯救底特律走向衰落,底特律不再是一个充满光芒的“褒义词”。前车之鉴,长春的城市主导者也在不懈努力寻找“第二支柱产业”,但是时至今日,汽车产业在长春的经济地位牢不可破。

  再说位于中部的武汉,这是东风集团的大本营,工厂遍布,数不尽的新车从东风本田、神龙汽车等工厂驶出,络绎不绝,和遥遥相望的长春一样,汽车撑起了这座城市的繁荣,根据规划到2020年,武汉汽车整车产能超过300万辆,在规模上来说早已超越美国底特律。而将汽车产业的重要性发挥得更彻底的是柳州,试想一下,如果没有上汽通用五菱的话柳州的经济产值会下降多少?就如同当年东风总部从十堰迁走的这几年,十堰汽车基地的产值下降了数百亿元。

  作为西南重镇,成都这几年在车市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,“中国底特律”的呼声愈发高涨,甚至有个说法,“在成都,只有你想不到的豪车,没有见不到的”。成都已经累计引进了一汽-大众、一汽-丰田、吉利、沃尔沃等11家整车企业,搭建了年产170万辆整车生产平台和汽车千亿元产业集群。可问题是这就能成为“中国底特律”了吗?显然不是,同样吉利春晓工厂所在地宁波,即便有着年产100万辆的规模,零部件产业群围绕,甚至和美国底特律相差无几,这样的盛景和生机,会成为未来版的“底特律”吗?

说到这,或许我们应该来看一下何为底特律?底特律是一座城市,却也是美国汽车的缩影,在这里通用、福特和克莱斯勒三大汽车集团依次坐落,形成了一个彼此相连的产业群,换句话说,<a href=蜜瓜电影网,美国车市就是底特律,曾经那样繁荣,如今积重难返。" />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